乘阳网 > 读书心得  >  正文

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1000字

发布时间:2020-07-31 21:18:09 来源:乘阳网

【第1篇】

如果用“如饥似渴”来形容我读这本书的感觉,应该丝毫不过分,当我一边听着舒缓的音乐一边以惊人的速度读完这本书的时候,突然觉得,遇到《亲爱的安德烈》一书是我的幸运,更是我的幸福。

每个做母亲的都希望能够跟自己的孩子,以恰切的方式进行交流,了解孩子,靠近孩子,走进孩子的心灵。大概是地域和工作的原因,龙应台选择了通信的形式跟儿子沟通:她跟儿子有一个约定,就是母子共写一个“专栏”并发表。三年的时光,在母子之间的“飞鸽传书”中,徐徐度过。

《亲爱的安德烈》共收入了龙应台和儿子之间的三十多封书信,每一篇读来都是那么亲切自然。他们谈生活、谈学习、谈工作……读他们的文字,似乎是在体验一种别样的人生,不仅可以增长智慧,而且可以丰富心灵。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本观点明晰、思想深刻、充满睿智的“教科书”,也许它会帮助许多彼此越来越陌生的母子、或者“隔膜”不断加剧的父子敞开心扉,走出“陌生”、“冷漠”的泥潭,走向洒满阳光、开满鲜花的美好境地。

可以说,龙应台和安德烈,无话不谈,而他们选择的话题往往给人以触动和启迪。他们谈音乐,谈交友,谈爱情,谈贫富,谈种族,谈环保,谈文化,谈国籍,谈品位,谈成败……甚至谈到生死,但他们的交流总是在一种平和、平等、尊重、商讨、自然、温婉的气氛中进行的。一场交谈,就是一场倾心的“华章”,没有咄咄逼人,更没有与粗暴与轻率。儿子永远保持自己独立的秉性与人格,他大胆表达自己认识世界、感受周遭的体验、收获和疑惑,母亲的言语则有种春风化雨的力,讲故事,打比方,拉家常,旁征博引……不论采取那种方式,总能让儿子明白其中的是非曲直,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启发从而接近事物的“真相”。

比如,龙应台跟儿子谈到“玩”的问题时说,不懂得“玩”确实是一种缺点。她引用席慕蓉的话说“如果一个孩子在他的生活里没有接触过大自然,譬如摸过树的皮,踩过干而脆的落叶,她就没办法教他美术。因为,他没有第一手接触过美”。她还说:“上一百堂美学课,不如让孩子自己到大自然里走一天……讲一百次文学写作的技巧,不如让写作者在市场里头弄脏自己的裤脚,可以说是天地之间学问的根本。”

但是她又对儿子说:“我是否一点也不担心我的儿子将来变成冬天里的蟋蟀,一事无成?我当然担心……性,药、摇滚乐是少年轻狂时的自由概念,一种反叛的手势;走进人生的丛林之后,自由却往往要看你被迫花多少时间再闪避道上的荆棘。”

这样的谈话多么富有魅力而充满艺术色彩啊,看得出,她即鼓励儿子玩,但又要儿子区分玩的界限,把握玩的方式、方法和度。如果说劝诫是一种艺术,那么在龙应台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

再比如,谈到“将来想做什么”的时候,作者跟儿子说:“对我最重要的,安德烈,不是你是否有成就,而是你是否快乐。……什么样的工作可能给你快乐?第一,它给你意义;第二,它给你时间。你的工作是即觉得有意义的,你的工作不绑架你使你成为工作的俘虏,容许你去体验生活,你就比较可能是快乐的。至于金钱和名声,哪里是快乐的核心元素呢?……每天为钱的数字起伏而紧张而斗争,很可能不如每天给大象洗澡,给河马刷牙。……当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有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多么生动而又震撼的声音啊,发自心底,娓娓道来,入情入理,怎么能不让听者为之感动

读到这些话,我就在想,不管是为人师,还是为人父母,我们是不是也曾经或者常常这样替孩子着想?让孩子快乐而又尊严的活着?就像有些孩子说的:“妈,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好吗?”

……

读《亲爱的安德烈》,每一封信,都有一个明确、有意义、有价值的问题或者主题,它带给读者的思考是深远的。因为,也许每个孩子的成长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读这些信,让我们看到了作为母亲的龙应台的良苦用心和思维智慧,也读懂了作为母亲的心愿、责任和使命,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子的成长过程。也许,他的成长正是我们自己孩子未来人生的一种印证。

不过,我明显的感觉到,用书信和文字交流,确实有种特殊种特别的感觉。

【第2篇】

从书信中我们可以看到,像大多数父母和自己青少年时期的孩子一样,龙应台和安德烈之间也存在着一定的代沟和阻隔,而横在他们之间的这堵无形的墙主要是由于价值观念和年龄的差异造成的,安德烈代言的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少年,而龙应台则代表着五十岁上下的父母辈,两代人之间在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文化品味等方面有着明显的差异,甚至冲突。不过,可贵的是,龙应台和安德烈并没有让他们之间的代沟越拓越宽,而是以书信的方式坦诚交流,相互了解和包容,龙应台由此进入了一个二十岁少年内心的情感世界,而安德烈也第一次真正认识了自己的母亲。其实,就像龙应台和安德烈之间的故事一样,父母和青少年时期的孩子或多或少会有代沟、阻隔甚至情感冲突,但两代人之间其实完全可以像朋友一样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坦诚交流,互相了解包容。父母辈不要总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孩子身上,代替孩子去看世界评社会,孩子们也不应把自己内心的小宇宙隐藏起来,不要总以为自己的世界与父辈们格格不入。十八岁的我曾经也认为自己的世界父母是永远不会懂的,也没必要让他们了解。现在,二十岁渐显成熟的我回想起自己十八岁时的那些想法和做法,其实真是那么的幼稚,甚至是不可理喻!如果说我那时候能主动打开心扉,让父母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遇事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那么我以后的人生轨迹或许会转变,当然是向好的方向转变。

除此之外,书中“独立宣言”一章中菲利普(龙应台的二儿子,十六岁)对于自己妈妈及她朋友们的某些做法感到不满尤其引起我的共鸣。()有几次龙应台带着菲利普到外面与她的朋友见面,又或者是朋友来他们家做客,这时候朋友们总会首先看菲利普一眼,然后转而望向龙应台,笑着向她询问菲利普几岁啦,读几年级啊,懂几国语言啊等等,仿佛以为菲利普还小不懂得回答这些问题,又或者是菲利普辈分小不够资格与他们对话,应该让大人来为他“代言”。这种行为其实在我们身上也一定发生过,我就经历过好几次,饭局上一些大人总是当着我的面向我爸妈询问关于我的一些问题,望也没有望我一眼,更可气的是我妈妈有时候竟然还会在我刚想发言时主动“抢答”,脸上竟然颇有几分自豪得意,我那时候真想夺门而出,为什么要忽视我的存在呢?难道我一个大学生还回答不上你们那些“高深”问题?而妈妈你为什么总要为我“代言”呢?就因为我辈分小,没有说话的地位?你们说我在面对生人时不会说话,不敢说话,天啊,你总是这样为我“代言”叫我怎么打开话匣子啊?还有,你们谈的总是房子、车子、票子、关系,官场,乐此不疲,你叫我怎么好意思插话,和你们畅谈一个二十岁大学生的内心世界啊

书中另一个有趣的情节是有一次龙应台和菲利普还有她的朋友去郊外游玩,朋友想去上厕所,便顺口问她读大学的女儿要不要上厕所,这时龙应台也想上厕所,便也顺带问菲利普要不要上厕所,结果这一举动引起了菲利普的不满,他向妈妈说:“第一,这种问题,不是对三岁小孩才会问的问题吗?第二,上厕所,你不觉得是件非常非常个人的事吗?请问,你会不会问你的朋友”要不要上厕所“?是怕我尿在裤子里吗?”结果弄得龙应台无言以对。也许在中国人的生活习惯里,自己想上厕所时叫上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一起去是很平常的事,甚至可以理解为一种关心,但菲利普所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也可以理解为菲利普不愿自己母亲过于关心呵护自己,他要自己独自飞翔,而不愿永远活在妈妈的襁褓中。

写到这,我想起了发生在我们家中的一件事。今年除夕夜,我们一家人在酒店吃年 夜 饭,酒足饭饱之余,我爷爷突发奇想,建议我们一家人明天一早去郊游。三叔听后,便问了他的两个儿子明天一早有没空一起去郊游,两个儿子异口同声说太早了不愿出去。这时爷爷不高兴了,他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不行,这是家里少有的聚会,明天一早你们必须去!话音刚落,轮到三叔不高兴了,他反驳道,孩子去不去是他们的自由,你怎么可以强迫他们去呢?结果两人为此争吵不休,弄得最后好好的饭局不欢而散。其实,爷爷和三叔的意思我都理解,爷爷的意思是既然是一家人就要有长幼辈分之分,要有家庭礼节,辈分小的必须服从家里安排,以家庭大局为重。而三叔的观点是,小孩再小也有他们自己的自由,在一些事上他们有权选择自己什么可以同意,什么可以拒绝,这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的选择,旁人就算是父母也无权干涉。照我理解,爷爷和三叔的争论进一步可以说是中国传统家庭文化和西方自由文化的一种冲突,在这里我还真的不能判断谁对谁错,家庭稳定重要,个人自由也同样重要,要我在这两者之中取其一,我还真的做不出选择。我只能说,两代人之间的价值冲突只有在彼此坦诚交流、理解和宽容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共处,交融。

最后,我还想说,我真的羡慕安德烈,他能在一个如此精彩的人生环境中成长,不到三十岁的他已经跑遍了差不多半个地球,拥有一群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但却肝胆相照的好朋友,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遇事能独立思考,有自己的见解,安德烈的人生注定充满挑战,充满色彩。我希望至少有朝一日我能走出国门,去感受外国世界的精彩,进而拓展自己的视野,丰富自己的思想,在自己的人生经历上留下那么浓重出彩的一笔!


水性墙面漆 http://www.chenyang.com/
乘阳网